佛教,佛陀,觉者、知者,对迷名知,对愚名觉。

佛教语录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佛教语录 >

关于当前佛教界几个思想理论问题的反思(下)——陈星桥

时间:07-10 16:04佛阅量:

四、关于“禅”与禅宗的反思

“禅”,全称禅那,是古印度语,中国翻为思惟修,亦名静虑,习惯上常梵汉并举,称作“禅定”。它为佛教的一类重要修行方法,是戒定慧根本三学之一和菩萨所行六种波罗蜜(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智慧)之一。禅定修法的种类很多,可有上千种(参看拙着《略论佛教“气功”》,《法音》1997年第四、五、六、七期)。唐代宗密在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卷上之一中说:

禅是天竺之语,具云禅那,中华翻为思惟修,亦名静虑,皆定慧之通称也。

禅则有浅有深,阶级殊等。谓带异计欣上厌下而修者,是外道禅;正信因果,亦以欣厌而修者,是凡夫禅;悟我空偏真之理而修者,是小乘禅;悟我法二空所显真理而修者,是大乘禅。若顿悟自心,本来清净,元无烦恼,无漏智性,本自具足,此心即佛,毕竟无异,依此而修者,是最上乘禅,亦名如来清净禅,亦名一行三昧,亦名真如三昧。此是一切三昧根本。若能念念修习,自然渐得百千三昧。达摩门下,辗转相传者,是此禅也。达摩未到,古来诸家所解,皆是前四禅八定。诸高僧修之,皆得功用。

本文所探讨的“禅”,特指达摩门下辗转相传之禅,即禅宗之禅,或称宗门之禅。

禅宗在中国佛教各宗派中流传时间长,最具中国特色,是在教内外、国内外影响最广最大的一个佛教宗派,在三大语系佛教中也是独树一帜。近代的太虚大师就曾指出:“中国佛教的特质在于禅”,并认为复兴中国佛教的关键在于禅宗的复兴。从禅宗的形成与发展史看,它既是历代禅宗祖师禅学实践的成果,又是中国佛教各个宗派共同塑造的产物,不仅如此,它还与佛、儒、道三教之间相互斗争又相互吸收的现象有着密切的关系,与历史上中国政教学三界的相互作用有着密切的关系。实际上,“禅”已远远超出了禅宗的范围、佛教的范围、甚至宗教的范围,它不仅直探常与断、心与物、迷与悟(烦恼与菩提)、圣与凡(佛与众生)、生死与涅槃等宗教性问题,还深入揭示有与无、名与实、体与用、因与果、理与事、形与质等深邃的哲学问题,是中国禅德将印度佛教中观系、瑜伽行系和如来藏系三大思想流派与中国的老庄、孔孟等哲学思想嫁接的成果,对中国的思想、文化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“禅”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中国佛教徒的心性和思维方式,已成为中国佛教之魂。也因此,近现代以来,禅学成为了佛教界、学术界和文化界研究的焦点和热点之一,在多元文化相互交流碰撞的过程中,各种“禅法”及其思想成为了唯心与唯物、有神论与无神论、出世法与世法、甚至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交涉的一种平台和纽带。

但也毋庸讳言,禅宗也是中国佛教中争议最多的一个宗派,是非诤讼从其创宗以来就几乎没有间断过,近现代更是如此。同时,由于“禅”内在的神秘性、局限性和外延的广泛性,自古以来教内外都存在将“禅”玄学化、简单化、泛化和庸俗化的问题,在相当程度上造成汉族地区佛教界忽视经教、信仰淡化、戒律松弛、“未得鱼已忘筌”、“未见月已截指”、“未到彼岸先弃船”、“过河拆桥”的现象,危害极大。因此,随着中国大陆佛教的恢复和教界学界“禅宗热”、“禅文化热”的兴起,进一步加强对禅宗的研究,反思其是非功过,给予它客观的评价和准确的定位,对于禅佛教和整个中国佛教的健康发展,都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!

(一)“禅”的内涵与禅宗的形成和演化

在传统经教中,戒、定、慧被视为佛教的根本三学,戒是基础,修学程序一般是依戒生定,习定发慧。其中定学的特征是:令心专注于一对象,而达于不散乱之精神作用,或即指其凝然寂静之状态,其进境有层次等差。又因止、观,均行、不均行,有心、无心等之不同,而生四禅、四无色、二无心定等之差别。或总称为禅定,或以心一境性之义而称三摩地,或称三昧。慧学的特征是:推理、判断事理之精神作用。慧,通于善、不善、无记三性。恶慧中,作用强者,称恶见,为五见之一。善慧又作正见、正慧。此外,慧与智为相对之通名,达于有为之智相称“智”,达于无为之空理则称“慧”。《俱舍论》卷二十六亦言,慧有“有漏慧”与“无漏慧”两种。前者与烦恼法有密切不可脱离且相互影响之关系,属于“智”之性质;后者又称圣慧,亦名般若。由闻法而来之慧,称作闻慧;由思考而来之慧,称作思慧;由修行而来之慧,称作修慧。以上三者合称闻思修三慧。三慧加上与生俱来之“生得慧”,合称四慧。依《菩萨璎珞本业经》卷上说,菩萨之阶段可分六种智慧,即闻、思、修三慧与“无相慧”(已证悟空无自性)、“照寂慧”(以中道之慧观照见中道之理)、“寂照慧”(寂照不二,定慧平等)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佛列表
推荐佛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