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,佛陀,觉者、知者,对迷名知,对愚名觉。

佛教语录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佛咒 >

为什么我对亲人的担心反成了“诅咒”

时间:07-11 01:13佛阅量:

我已步入中年,工作家庭都挺安逸,可是最近一年多,我突然活得特别小心翼翼,芝麻大的事也会被我无限扩大,甚至已到杞人忧天的程度了。以前从未有过这种心理,我想,是否和父母去年相继去世有关?

去年年初,72岁的老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。父母感情甚笃,恩爱了一辈子,我母亲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的最后十天里,77岁的老父亲拄着拐棍天天去看望。母亲走后,不知是过度思念,还是中风的原因,身体一向硬朗的父亲瞬间就垮掉了。在我尚未缓过丧母悲痛之际,去年十一月中旬父亲也走了。再也触摸不到父母的体温,推开家门,习惯性地叫爸爸妈妈,也听不到他们那声亲切、响亮的“宝贝回来了”。四十多岁的女人,一直享受着“宝贝”的昵称,这是多大的幸福。可惜,转眼之间,我就成了没有爸爸妈妈的“小可怜”。

说不清从何时开始,一种毫无理由的担心占据了我的脑海,而且日渐严重。我不能有片刻的安静,稍有闲暇,就会不由自主地设想一些生死离别的场景。譬如说,我在做家务,虽说精神放松,但脑海里却是一些乱七八糟、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:一会儿是父母生前过往的镜头,一会儿又想到,如果老公突然走在我前面怎么办?此念头刚一冒出,我赶紧“呸呸呸”几声,生怕自己的“诅咒”变成现实。问题是,我经常被“自己吓自己”的担忧折腾得精神恍惚,甚至还有想哭的冲动,好像真的在面临痛彻心骨的事情。

七月底,正值高温,有一天中午,老公下班回来,刚进家门就喝了一大杯冰镇啤酒。谁知,时间不长,老公一下子从椅子上颓然摔倒在地,双眼怔怔地盯着天花板。我吓坏了,也不敢贸然挪动他,跪在地板上,带着哭腔问他,怎么好好地晕倒了?可怜的老公只能发出嗯哼声,无法说话。除了束手无策的惊慌外,我有种心如刀剜的悲怆,害怕老公就此永远离开我。所幸,十几分钟后,老公慢慢缓过神来,后来才知道是低血糖加中暑导致的突然晕厥。结婚二十多年,身体健康的老公,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。之后的几天里,我不停地骂自己,“如果老公真的有个好歹,你就去死吧,是你的‘诅咒’害了他。”

老公的这次意外更加重了我的过度担心。他只要不按时回家,我的心就立刻悬了起来,他开着车,万一晕倒怎么办?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些惨烈的车祸镜头。他回家再晚,我都得等着,中途要多次打电话问他:“你没事吧?”老公知道我的焦虑是牵挂他,可他也有招架不住的时候,“蓝葵,你不要总打电话,有时正在开车,不接,怕你瞎想,接吧,我又不方便。”你看看,太在乎别人,自己心累不说,也招人嫌,这不,女儿就非常反感我对她的操心。

女儿在天津上大学,今年读大二,暑假时她没回济南,和几个同学约好要打工,顺便还想出去游玩。孩子大了,也该有自己独立的天地。可最近,连续报道女大学生失联的新闻,什么误入传销的,被人诱骗的,甚至还有丢掉性命的。我又不淡定了,万一女儿遇到坏人怎么办?女儿毕竟阅历少,她岂能分辨外界的真伪?鞭长莫及,我只能根据女儿的作息规律,按时查岗,而且要求她若是离校外出,一定要将具体的时间、地点以及和谁在一起都告诉我,回校之后,立即给我打一个平安的电话。

渐渐地,女儿烦了,“妈妈,你干脆把我装在口袋里吧,成天向你汇报行踪,我要累死了。”女儿晚上临睡前有更新微信的习惯,还要给我传一张躺在床上的自拍照,以证明她要休息了。前几天的一个晚上,都过12点了,我翻女儿的微信还是旧内容,我有点不踏实,没在宿舍?有事不方便用手机?我越想越恐惧,拨通了女儿的手机。刚问了一句,“你没什么事吧?”女儿睡意蒙眬的音调立马变成怒火的质问,“没事也得让你琢磨出事来,正睡得香被你吵醒了,妈妈,你要是再这么监视我,我就把你屏蔽掉。”女儿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。

我觉得自己特别委屈,父母不在了,老公和女儿成了我心尖上的牵念,生怕他俩有什么闪失,可最后呢,操心不讨好,女儿还责备我限制她的自由。也怪我,什么事都往坏处想,女儿也说过我这种不靠谱的担心是“诅咒”。说实话,过度担心的忧虑真不由我,就像影子一样紧跟着我,我也很痛苦,所以,只能求助心理老师解惑了。(来源:齐鲁晚报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佛列表
推荐佛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