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,佛陀,觉者、知者,对迷名知,对愚名觉。

佛教语录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佛咒 >

蒙古地区佛教艺术与弥勒造像——嘉木扬·凯朝

时间:07-11 15:13佛阅量:

蒙古地区佛教艺术与弥勒造像——以北京雍和宫弥勒大佛、内蒙梵宗寺弥勒佛为中心 

一、弥勒佛的由来与蒙古佛教的关系

蒙古地区一般把弥勒菩萨习惯称“迈达拉布尔汗(maidar burqan)”,即“弥勒佛”之意,弥勒菩萨是梵语的译音,即迈都丽雅的(Maitreya)。汉文意译为慈氏,藏语意译成“强巴(byams pa)”。

佛教何时传到蒙古地区的呢?在《三世佛母圣般若波罗蜜多经》(Dus gsum rgyal bai yum hphags pa ses rab kyi pha rol du phyin pai mdo)[1]里有如下记载,释尊曾作过预言,佛教将先从中印度向南一度传播弘扬,此后又将印度的北方再向北方传播弘扬。就是说,佛教将传播到印度东北方向的地域西藏地区和蒙古地区。

释尊在《无垢天女请问经》(Lha mo dri ma med bas shus bai mdo)[2]预言说,佛涅槃后的二千五百年时,佛法在“红面”(gdoh dmar)地域传播,即预言说在蒙古地区传播。这是因为蒙古地区的很多地方大地呈红色的缘故。

一般认为在蒙古地区最早传来的佛法是藏传佛教的萨迦派的教法。蒙古学界大多都以蒙古学者萨襄徹辰著的蒙古文《蒙古源流》(Sagang secen, Erdeni yintob ci)一书[3]为依据,《蒙古源流》中有如下的叙述:

成吉思汗、四十五岁(公元1206年)用兵于土伯特(tübed西藏)之古魯格多尔济汗(Külegedorci qagan)。彼时土伯特汗遣尼魯呼诺延(Niluku noyan尼魯呼大臣之意)为使,率三百人前来进献驼只、輜重无算,会于柴达木疆域。

成吉思汗赏赐其汗及使臣,並送礼物和信件给萨察克罗杂幹阿难达噶尔贝喇嘛(Saskiya cag lo-zawa ananda gerbi),信中说:“尼魯呼诺延之还也,即欲聘请喇嘛,但朕办理世事,未暇聘请,愿遥申皈依之诚,仰恳护佑之力”。于是收服阿里三部(mnah ris skor gsum)属八十土伯特人众。

另有久明柔白多杰藏文著的《蒙古佛教源流》(hJigs med rig pahi rdo rje, Hor gyi chos hbyung)[4],由固始噶居巴洛桑泽培蒙古文著,陈庆英、乌力吉汉译注的《蒙古佛教史》[5]等书,都涉及阐述了博克达·成吉思汗(Bogda Cinggis Han 博克达·成吉思汗1162-1227,以下略称成吉思汗)[6]与萨迦派的萨察克罗杂幹阿难达噶尔贝喇嘛的关系。但是萨迦派的历史著述中没有此人。《蒙古佛教源流》中记载说,成吉思汗与萨迦派的高僧萨钦·贡噶宁布(Sa skya kun dgah snin po 1092-1158 以下略称贡噶宁布)结成施主与上师(mchod yon)的关系,成吉思汗给贡噶宁布发了信函等等。其实成吉思汗和贡噶宁布在时间上不是同一时代的人,贡噶宁布是公元1092-1158年间的人物,成吉思汗则是1162-1227年间的人物,成吉思汗诞生四年前贡噶宁布则已去世。再进一步说,成吉思汗被推举为蒙古帝国的皇帝是公元1206年的事情,贡噶宁布去世已有48年之久。以此推论,当时萨迦派接受成吉思汗信函等事宜的,应该是萨迦派第三祖扎巴坚赞(Grags pa rgyal mtshan 1147-1216)。当时虽然佛教还没有正式传入蒙古地区,但是,因成吉思汗发给西藏的信函等,公私与否,蒙古族佛教信众还是非常感激成吉思汗的恩德,正因为如此蒙古人对佛教的虔诚信仰是与成吉思汗有关的[7]。诚然在这以前,蒙古人对佛教已并不陌生,他们通过契丹人、女真人、伊犁龟兹人、和畏兀儿人与佛教发生接触。

其后,蒙古帝国的王子阔端王(Godan han 1206-1251)给藏传佛教萨迦派第四祖萨迦班智达(Sa skya pandita 1182-1251 以下略称萨迦班智达)发送的“阔端通达亲书”,是由萨迦班智达接到信函后,前往蒙古地区弘扬佛法七年有余,其间,萨迦班智达亲笔给西藏僧俗写了“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(Bu slob rnams la spring ba bshugs)”,解释说明了蒙古帝国的具体情况,成为西藏归顺蒙古帝国的契机,树立了蒙古帝国和西藏的政治与宗教关系。进一步确立了佛教传入蒙古地区的新篇章。阔端王与萨迦班智达的会晤史称“凉州会谈”(今甘肃武威)。上述的蒙古帝国佛教弘传情况,可以说是蒙古佛教的黎明期。

元世祖忽必烈汗(Hubilai Han 1260-1294,Sechen Han 蒙古语也称薜禅汗)与藏传佛教萨迦派第五祖八思巴·洛追坚赞(hphags pa blo gros rgyal mtshan 1239-1280圣者慧幢,以下略称八思巴)共同推动蒙古佛教的发展。忽必烈汗首先从八思巴接受了藏传密宗灌顶之一《喜金刚灌顶》(dGyes pa rdo rje yi dbang bskul pa)等密宗大法的传承仪轨,忽必烈汗封八思巴为“三界大国师(khams gsum chos kyi rgyal po)[8]”,和帝师,即皇帝的老师,帝师掌管全国宗教事务,除八思以外,还有汉传佛教的高僧海云法师和克什米尔的那摩国师,先后被封为元朝的国师。更值得一提的是蒙古帝国至元朝时期的伟大的活动家,蒙古帝国的禅人宰相耶律楚材(1189-1244)从蒙古帝国的成吉思汗时期到窝阔台汗(1229-1241)、贵由汗(1246-1248)时期,约26年为蒙古帝国出谋献策和传播佛教思想,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佛列表
推荐佛语